掬水月在手

左;Sophie佩戴她最珍視的點翠耳環,留下這幀美照。Sophia/提供 右:這對鎏金點翠耳環,以蝙蝠啣錢幣連結著蝙蝠護團壽的圖案,寓意「福壽雙全(錢)」。黃尹青/攝

我認識Sophia已近五年,沒見過幾次面,但是一直用心follow她的臉書。她的活動力強,過著精采的日子,不是在國內外旅行,就是參與各種藝文、美食、公益和學習的活動。熱情、爽朗、快樂的性格,直透銀幕。

生活和個性如此耀眼的人,應該會偏好鑽石吧!沒想到,她最珍視的是一對點翠耳環,來自外婆留給母親、母親再傳給她們兄弟姐妹的一套點翠珠寶。我初聽時,心中一亮:點翠呀!又是清代的骨董,肯定背後有好故事!

點翠是一種珠寶裝飾工藝,用銀或其他金屬先做成底座,再用翠鳥羽毛依型剪貼粘飾,主要取翠羽鮮亮的顏色和幻彩光。清宮廷女性戴的珠寶中,就有不少用點翠裝飾。戲台上的要角也會用點翠首飾來裝飾,追求的是耀眼醒目,和宮廷講究型式及精緻度是不同的。

不過現在點翠早已不用翠羽,除了懂得這門手藝的師傅凋零,也為保護瀕臨絕種的翠鳥,改用其他禽羽染色或琺瑯著彩。點翠珠寶本來就有保存不易的問題,確定來自清宮的點翠珠寶因此顯得特別珍貴。

Sophia的點翠耳環,造型由上而下,是蝙蝠啣錢幣,接著是蝙蝠護團壽,取「福壽雙全」的意思。因為做工精巧、用料和型式典雅,一看即知是清朝宮廷的首飾。雖然翠羽已有部分脫落,無損它的精緻。大小造型也挺實戴的,她偶爾會戴著亮相。

Sophia的女兒已預訂,耳環一定要留給她。這是真正的傳家珠寶,傳的不只是珍貴美物,還有書香世家雅緻的生活情趣。

如同老家中堂掛的對聯:「掬水月在手,弄花香滿衣。」Sophie就是在一個講究生活情趣的家庭成長,這種講究和錢的關係有但不大,是文人雅士過日子的那種趣味。秋風吹起,灑菊瓣入鍋。茉莉花或玉蘭花開時,擱放枕畔留香。陽光正好的日子,曬的不只是衣服,還有書籍和扇面。

她描述,外公丁士龍(她稱老爺)一輩子是玩家,即使在戰亂時代仍保有琴棋書畫和聽戲的雅興;外婆(她稱老娘)李雲貞的舅公是清朝有名的大學士劉墉(他可是一位帖學大家)。母親出身名門世家,能詞會賦。父親雖是軍人,但是多才多藝。

這樣的家庭即使在亂世,也必有好物驕人。但是Sophia都是聽聞,未曾親見。她說,從來都只聽到老娘的某件珠寶送給了哪位親戚,某個鐲子又送給了誰;唯一親見的,就是老娘留給媽媽的這套點翠珠寶,而且還是在兄弟姐妹分配時才看到的。

掬水月在手。傳承了過日子的雅趣,如今她也有著精采的生活。即使過往輝煌如月遙遠,但是借水倒影,雙手一捧,就在眼前。何況,還有一對點翠耳環,歷經悠久歲月,依然如實地說著風華。